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涂子沛:科技写作的核心是讲好一个好故事

涂子沛:科技写作的核心是讲好一个好故事

2019-10-22 08:18:19
[摘要] 涂子沛说,一个好的科技写作者需要具备的:一是有社会关怀,二是有科学素养,三是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涂子沛,这位国内大数据领域的推动者认为,“数商”里还有一个能力是数据保护,这不是一个人的意识,而是整个社会

杜子培的作者绘画

“除了‘情商’和‘智商’,在信息时代每个人都必须提高‘计算能力’。”信息管理专家、《大数据》一书的作者杜子培认为,现在它是一个“低数量的商业社会”,大数据赋予了社会、国家和机构权力。下一个重点应该是如何赋予个人数据能量。

2012年,涂子培的《大数据》一出版,就引起了各界对数据治理、数据开放和大数据战略的讨论。这是大数据领域的第一本中文书籍。有人评论说,这本书“为中国世界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话题”。

几年后,大数据已经发展成为一门新学科,融合了数据科学和计算机技术,并渗透到各个行业。2015年10月,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今天,从社会治理到商业运营,从交通管理到教育和医疗保健,大数据都在创造价值。

继《大数据》之后,涂子培出版了两本书,《数据之巅》和《数字文明》。最近,他和复旦大学教授郑雷共同撰写了《好数据变成:大数据改变中国》。这本科普书系统地梳理了大数据发展的历史渊源、发展概况、应用场景和长期规划,并从政治、社会、经济和生态层面审视了大数据给我国各行各业带来的变化。

数据是一盏新灯

杜子培的书逻辑清晰,循序渐进。由名人、国家治理和历史典故组成的“大数据”科学史生动易读。宏观历史观和前沿观点甚至引发了思考,吸引了许多人坚持这本书。虽然这本书很畅销,但他不喜欢被贴上“作家”的标签,因为他“够不着”。

他将科学写作分为三种类型:科普写作、科学写作和科幻小说。其中,科普写作是解释性的,一个科学现象或领域应该用通俗的语言清楚地解释。科技写作从社会问题入手,关注如何通过科技手段改变社会观念和公民行为,如何完善法律法规,找出社会治理方法,为公共政策的调整提供建议,这些都以社会关怀为中心。科幻小说是一种文学形式,它唤起人们在科学原理的基础上思考未来。

杜子培认为,他从事的是第二类科技写作,“除了科幻、科普和科技写作之外,现实主义写作是必不可少的。尽管写作技巧也是必需的,但更重要的是关注科学技术问题如何与人类生活相适应和平衡,以公共政策为出发点,以社会关怀为中心。”

杜子培说,一个好的科技作家需要具备:第一,社会关怀,第二,科学素养,第三,一定的文学基础。“核心是讲一个好故事,用生动的故事来推动读者思考。我写作的中心词是“数据”。数据很冷,但故事很生动。数据元素被打包在故事中。”杜子培重视故事,因为在他看来,故事可以代代相传。因此,他强调,数据应该被记录下来,价值应该在洞察本质之后通过故事来传递。

2017年6月,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在中国学习的女学生章莹颖的失踪触动了许多中国人的心。由于证据不足,这起恶性案件被推迟到今年7月18日。绑架和谋杀章莹颖的罪犯被美国法院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如果这个案子在中国,它早就解决了."杜子培用公安局局长的判断来表达他的观点,因为我们有天网项目的云和监控数据。

“社会变得越来越清晰。我称之为高清社会。世界上没有运气。”涂子培将今天的数据使用与电的发明进行了比较,“社会学家发现,在电广泛存在的地方,犯罪率会因为它带来光明而急剧下降,而大多数犯罪发生在黑暗中。如今,数据是一盏新灯。”

因此,未来的社会将是一个基于数据的社会。数据正在增强整个社会的权能,但个人尚未获得权能。杜子培在《数字文明》中提到了“高能个人”。今天所有的信息都在互联网上,并且是开放的。能找到的是高能,不能找到的是低能。“高能”的前提是有“数字商数”。

缺乏“数商”可能成为时代的牺牲品。

在接受《中国青年作家》记者采访时,杜子培解释了“商”的含义:获取各种数据的能力,包括记录、保存、搜索、洞察、控制、分析和应用的能力。

胡适曾写了一本“几乎先生的传记”,并将中国人称为“几乎先生”。一切都一般,不准确。历史学家黄仁宇认为,中国过去100年落后的根本原因之一是缺乏准确的基于数据的管理。

虽然大数据的想法已经被广泛接受,但杜子培仍然认为中国人普遍缺乏数据精神。数据不是传统的数字,而是各种社会记录:聊天记录、交易过程、地理位置、环境信息、图片、文本、视频等。如何记录、将事实转化为数据、分类、聚类和处理数据都是能力。因此,他想从他的孩子开始,写一本告诉他们大数据的书。他用真实的故事来清晰地解释数据科学和数据思维的重要性。这种数据科学不是数学,而是交叉科学,涉及统计、图形等,在观察记录中发现规律。

“这是信息社会的一项新技能。父母应该注意他们的孩子是否明白这一点。”杜子培认为这种能力非常重要。例如,有些人可以很快获得信息,但有些人不能。智商是逻辑分析的能力,能够从信息和数据中做出正确的决定。商就是获得有价值数据的能力。缺乏“商数”很可能成为时代的牺牲品。

双刃剑的另一面

大数据无疑促进了社会发展,但双刃剑的另一面也光芒四射,引发了数据鸿沟、数据安全、数据主权和隐私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侵犯隐私是由于边界、财产权、使用权、编辑权、存储权等不清楚而发生的……”国内大数据领域的倡导者杜子培(Tu Zipei)认为,“数字商数”还有另一种能力,那就是数据保护。这不是一个人的意识,但是整个社会必须学会说不,并且不受数据的控制。

面对电子商务平台日益准确的推荐、无处不在的“擦脸”以及应用程序使用的定位和获取,消费者在无助时获得了许多便利,甚至有时会主动“放弃个人隐私”。对此,杜子培认为有先决条件:首先,数据应该由机器处理;第二,消费者应该有选择权,这可以概括为一个新的隐私概念。"

例如,对于消费者的个性化推荐,如果机器正在分析和操作,消费者会平静地接受它,因为它还没有向其他人披露。然而,杜子培认为,一些问题的解决只能基于一些事件,“由于人类的惰性,只有一些特殊事件才能促进社会进步。”

"如果要立法,迟早会有一个公平的算法审查委员会."杜子培对此非常肯定。"好数字成就巨大——大数据改变中国."至于“哲”这个词,他强调他不仅指国家、政府,还指人民。他希望“大数据改变中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