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时事 >上海人大审议乡村振兴:“示范村”不可盲目攀比,也没必要千篇一

上海人大审议乡村振兴:“示范村”不可盲目攀比,也没必要千篇一

2019-11-04 11:53:45
[摘要] 到2022年,本市要建设90个以上的乡村振兴示范村,200个美丽乡村示范村。村与村互学互鉴,但不可盲目攀比乡村振兴示范村是对乡村地区加强“钱、地、人”全要素集中供给的一次“破冰之旅”。“本市于2014

到2022年,该市将在美丽的农村建设90多个示范村和200个示范村。目前,我们离生态宜居的目标还有多远?昨天(25日),第十五届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关于推进生态宜居城市农村振兴战略实施情况的报告。

据《农村生态宜居性满意度评价表》统计,满意度为86.5%。委员们认为,该市在促进农村生态宜居性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仍有改进的余地。

村与村互相学习,但不要盲目攀比

村庄振兴示范村是加强农村“钱、地、人”集中供给的“破冰之旅”。

“该市于2014年开始建设‘美丽农村’,随后又开始建设农村复兴示范村,取得了一些成绩。”在审查过程中,李富荣专员直言不讳地表示,与邻近的江浙省相比,该市许多农村地区的生态人居指标,无论是生态环境指标,还是农民住房、农村基础设施、基本公共服务等指标,都处于相对落后的地位,有些还存在较大差距。

监督和调查发现,一些地区的农民仍然住在他们自己在70年代和80年代设计和建造的质量标准很低的老房子里。有些房屋甚至处于破旧或半破旧的状态,这与上海作为现代国际大都市的形象极不相称。

李富荣说,上海首批九个村庄振兴示范村,从规划设计到竣工,都是非常“高楼林立”,具有数字智能、宜居、健康、生态等特点。这些示范村大多是通过注入大量资金精心塑造的,原有基础条件相对较好。如果这个城市有1577个行政村是靠大量投资建成的,可能很难复制和推广

他认为,“示范村”顾名思义,应该具有示范辐射驱动效应,可以复制和推广。选择示范村选址时,应考虑选择不同类型的村庄进行设计改造。要立足本地,实事求是,在成功的基础上复制和推广。“村庄和村庄可以互相学习,但是他们不应该盲目地互相比较。没有必要一成不变。此外,他们不应该盲目拆除大型建筑和寻找外国的东西。现在做盆景很容易,但最终变成一片森林就不那么容易了。”他认为,如果村庄振兴示范村的建设模式不能在其他地区复制推广,谁获得示范村的资格谁就受益,可能会造成新的区域失衡,甚至扩大原有村庄与村庄之间的发展差距,政府部门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

加快环境基础设施“短板”建设

乡村复兴和生态宜居性离不开优美的生态环境和人居环境。如果连河流的水质都不符合标准,“断尾河”就没有开通。我们如何谈论生态宜居性?

调查发现,在一些地区,对农村人类住区的处理不够彻底,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不足。本市许多河流水质为二级和三级,部分河流水质仍为五级。

"我们应该加快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崔明华委员指出,我市农村地区的环境建设,特别是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还存在许多不足,与城市化地区甚至周边姐妹省市的农村地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例如,建设生活污水收集和处理设施。虽然近年来农村生活污水的收集和处理率一直在全国领先,但仍有20多万农村家庭的生活污水没有得到收集和处理,其中包括一些早期建设的小规模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这些设施也急需改造。另一个例子是,在过去两年里,农村地区的生活垃圾收集设施和湿垃圾现场及附近处理设施的速度有所加快,但总体而言,设施容量的差距和设施本身的能源水平不足更为突出。他建议各级社区政府和有关部门把重点放在这些短板上。

孙雷专员举了一个“断尾河”的例子。这座城市有3188条断尾河,预计将于2020年开放。然而,迄今为止仅完成了1,621项,其中近一半仍被封锁。调查发现,主要原因与基本农田保护有关。为了穿过“断尾河”,他们中的一些人需要挖掘农田。基层群众的积极性不高,但要真正改善水环境,不通过“断尾河”是很困难的。

"山、河、林、湖和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孙雷建议市发改委、市水务局、市农委、市规划资源局联合组织特种部队,将剩余的1567个断头逐一清理。对于不涉及基本农田的断端,应按照原时间节点要求及时开放。对于涉及基本农田的,要认真研究,实行“一江一策”“必须开放的断尾河需要调整为基本农田。调整后,它将被挖掘和打开。工人不会被追究责任。”

财政资金应该能够“四两拨千斤”

农村的振兴离不开“钱”的因素。如何加强农业相关资金的整体整合?在李明看来,近年来,上海的涉农资金用于农村振兴战略和促进生态宜居性,保持了强劲的财政投入,并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进一步提高涉农资金使用效率,更快更好地推进农村振兴战略和生态宜居性,还有很大的空间。

他说,区政府目前收到的大部分农业资金是财政转移资金。在这些转移资金的实际使用中,经常会出现一个问题,即年度资金来得相对较晚,在年底前用完相对仓促。他建议区政府进一步加强或澄清主要责任,让规划安排优先于资金。

“过去,我们经常要拿钱做事,这是对的。在加强农村振兴战略规划的指导下,应该有条件把年度工作计划放在年度资金安排之前,以便资金到位时,我们可以开始。”李明认为,这样一来,即使首都来得比较晚,事情也不会做得太晚,事情可以做得更好。他认为,上海的区级政府应该在这件事上更加积极,以便更快、更好、更有效地利用农业资金,推进农村振兴战略。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没有分裂."李明认为,市政府应进一步加强区级政府资金使用的整体协调。他认为,奉贤区、金山区、松江区等都有分区的概念,但一条河和一条路是跨区域的,特别是在推进长三角一体化的过程中,农村振兴也可能走出上海行政区域。例如,对于跨行政区域的道路改造,过去不同地区都有自己的资金按照自己的计划推进改造,但现在市政府有责任加强统筹协调,使各地区在同一事项的资金安排上取得最明显、最有效的效果。

"我们希望金融基金能发挥四两千斤的作用."刘岱认为,在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中,应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利用社会资本流向农村,加强金融一体化,完善农业信用担保体系,创新农业信贷产品等政策,充分发挥以奖代补的杠杆作用,引导社会金融资本参与美丽农村建设。

总编辑:张军文字编辑:王海燕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邵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时事